官方新闻

钻石联赛赛前官方新闻发布会记录

更新日期: 2016-05-13



2016
513
出席运动员:张培萌、谢震业、阿里斯·梅里特、大卫·奥利弗、奥马尔·麦克劳德、雷诺·拉维莱涅


与会的领导嘉宾与六名明星选手合影


提问:
麦克劳德,你的旁边坐着世界纪录保持者梅里特,但你是今年室内锦标赛的冠军。今年到现在为止,你的速度是最快的,跟他坐在一起你有没有感到压力? 你想过怎么样把你的领先保持到奥运会吗?

 

麦克劳德:我能够在室内锦标赛中获得冠军,对我来说增强了我的信心。而奥运会的比赛是一个室外的比赛,从室内到室外需要做一个转换。但不管怎么样,压力永远是在的。男子110米栏的竞争永远是这么激烈,我希望能够把这个压力变成动力,将室内的成绩保持到室外。

 

提问:这个问题给我们三位男子110米栏的运动员。虽然你们在场上的竞争非常激烈,但我们可以看到你们在场下的关系非常融洽,场上是对手、场下是朋友,这种关系怎么把握怎么拿捏?

 

大卫·奥利弗:的确,我们在场上的竞争非常激烈。对于运动员来说,田径比赛永远是在跟时间竞争,如果我的速度更快的话,就可以战胜对手。当然如果你有一个强大的对手,你也可以成为一个更伟大的运动员。虽然我们这种竞争存在,但我们的友谊和默契永远都在,尤其我们都是来自同一个国家,美国。我们在场下经常互相开玩笑、互相调侃,可以让这个气氛缓和很多。

 

阿里斯·梅里特:奥利弗说的都对,我补充几点。第一点,对于运动员来讲,尤其是跨栏运动员,我们需要更加关注的是赛道、是那些栏杆,如果在比赛当中去看周围的人有没有比我跑得快,那么心里很容易产生不舒服,就犯很多的错误。这样你的成绩就不会好。所以我们更多的是应该关注在自己身上。我们是职业运动员,我们把比赛当作一个事业、是一个工作,但工作和生活是分开的,在赛道上,我们是在工作,到了赛场下,我们就变成了朋友。

 

奥马尔·麦克劳德:在男子110米栏的赛道上,我们有七个对手,对于每个人来说,一个人有七个对手,但却有十个栏杆,所以我们更重要的是要跨越栏杆,而不是去关注对手。我们都很高兴有这样的朋友,我们都是这样想的,所以我们不会成为敌人。

 

提问:梅里特,你在创下世界纪录之后,做了肾移植的手术,这个手术对你的职业生涯有什么样的影响,能否简单介绍一下?

 

阿里斯·梅里特:北京世锦赛之后,我做了肾移植手术。其实大家不知道的是,我做了两次手术,因为第一次手术做完之后有一些并发症,所以不得不把原来刚刚缝合的伤口再切开。我那时觉得很绝望,但这是必须要做的。在恢复的过程当中,腹腔这有点积水,而这个是必须要处理的,因为内脏会挤压到肾。所以我本来是计划可以在11月份马上就可以复出训练,但因为做了第二次手术,就一直推迟到2016年1月份才开始复出训练。

 

跟其他的运动员相比,我落后了很多的时间,现在我需要争分夺秒。经过手术,我康复得还是不错的,变得更强壮,只是没办法变得更快,可能因为是伤口或者是器官的关系。伤口隐隐作痛,但这个不能跟任何人说,别人不会听你的借口,裁判不会因为你的伤口作痛,就提升一下你的成绩。所以今年参加室内比赛,成绩也不是特别好,比赛之后也有一些肿胀的感觉,但我希望可以慢慢熟悉这种痛感,熟悉这种肾移植手术之后给自己的生活和运动带来的一些不适的感觉。

 

我的腿部力量很好,身体状态还是很好的,我希望把自己的状态再调整好,我希望自己可以赶上。

 

提问:你好,《体坛周报》记者,两个问题问我们中国运动员。去年北京世锦赛上,(男子4*100米)接力队创造了非常好的成绩。回来之后,四个人一直长时间在一起训练,我不知道目前我们接力队合练的情况如何了,整体的状况或者默契程度是不是比北京世锦赛的时候更好?还有一个问题,我们的接力队参加了一个真人秀的节目,两位运动员表现得非常有娱乐的精神,请两位谈谈参加娱乐节目的感受吧!

 

张培萌:我们去年在北京世锦赛上创造了第二名,应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奇迹。我们创造这个名次,除了我们自身的努力和实力之外,还有很大的因素在于运气成分。因为美国队犯规、还有一些强队没有发挥出来。北京世锦赛之后,我们不能把自己摆在冠军的位置上,要放平心态,我们今年的目标,还是进入前八名,从实力上说,如果发挥好的话,我们还是有机会的。至于获得奖牌的话,我觉得我们不要想太多,还是把自己做好。回国之后,我们在深圳集训,大家在一起的默契程度还是越来越好的,只不过由于一些伤病的困扰,让我们个人的能力、实力,现在不是处于巅峰的状态、巅峰的水平,所以还是需要一定时间加强个人实力的训练。

 

谢震业:其实参加这样的真人秀,我们还是不怎么会。其实还是蛮有意思的吧,在紧张激烈的世锦赛之后、冬训之后,有这么一个节目来给我们放一下身心,觉得还是不一样的体验,蛮不错的,我个人觉得还是很享受这个过程的。中间,也有很多环节,各式各样的,以前没尝试过的,第一次做可能也是洋相尽出。玉米的梗太硬了,在我想象中应该是软软的,特别容易啃的。


中国选手谢震业



提问:
下面这个问题是拉维莱涅。不知道是不是我们太贪心,我们还在等待着他的下一个世界纪录。尤其今年是里约奥运年,不知道他是不是还会在里约奥运上再跑出一个新纪录? 

 

雷诺·拉维莱涅:当然对于记者,对于运动迷来说,你们就是喜欢看创造奇迹、世界纪录,但对于运动员来说,我们更加脚踏实地,有自己的目标。对于我来说,我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目标是拿金牌,放眼望去,其他的运动员能够跳到6米的很少,所以如果跳到6米,基本就锁定这个冠军,现在还有一些时间,我希望把自己的成绩稳定在6米左右。



影响比赛的因素很多,尤其是天气,不知道比赛时的天气环境是什么样。对于我来讲,我是准备随时给世界带来惊喜的人。

 

提问:每一个运动员在达到一定的高度之后,在长期垄断这个项目的最高水平、最好成绩之后,他们会静下心来想想,这个技术的发展,他们会重新审视一下我怎么样调整我自己更好的状态,怎么样把自己的状态提高,对于你来讲,你也的确垄断了很长的时间,你有没有做过这样的自我审视?

 

雷诺·拉维莱涅:我记得我是从2009年开始垄断男子撑竿跳,所有的金牌、荣誉和奖项,归属我一个人名下,但在过去的几年当中,我有一些技术上的调整,包括使用器械上的调整,2009年的时候,我用的是5米的杆,到了最近三年,是用的5米20的杆,这个是由于我身体的状况做出的一些调整。

 

我已经取得很多成功了,所以我不需要改变,我的事实证明我之前做的事都是对的,所以我不需要冒险改变,改变有可能会变错,所以我还是按部就班地做一些身体的基础锻炼,包括弹跳力、包括他手臂的力量,会举哑铃。

 

我在过去这么多年所累计的经验,证明我自己是正确的,所以我不需要改变,而且这个节奏也是我自己花很长时间适应的,不需要改变。

 

追问:那你这个杆的变化对你的成绩优影响吗? 

 

雷诺·拉维莱涅:我的杆的直径用过13.4毫米的,后来直径换成14.6毫米,这个只不过是在我训练过程当中微调的。更重要的不是说这个杆的材质和直径,只要它能让我跳得高,这些都只是辅助的。

 

提问: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一下中国的两个运动员,因为我们知道张培萌和苏炳添,不参加百米,只参加接力,这是出于一个什么样的想法,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安排?

 

张培萌:主要还是没有做好准备,我之前在美国的时候腰部受伤,很多类似抓地,用腰的练习,不敢做了,像起跑的第一步,需要很舒展,要需要很大腰的力量,但因为我的腰有很大的顾忌,舒展不开,因为起跑太顾忌腰的感受,就会被人拉开很多,后面会很被动。总之因为没有做好准备,所以不想,还是先稳着来吧。接力因为没有起跑环节,所以就参加了。


中国选手张培萌